学坪信息门户网
您所在的位置:学坪信息门户网>综合>现在战机先进多了老飞行员们很羡慕

现在战机先进多了老飞行员们很羡慕


【发布日期】:2019-11-04 07:25:23【来源】:admin  【作者】:admin

叶欣。郑伊健

李殊。姚志浩照片

赵丽·程。姚志浩照片

三位不同时期的老兵回忆着辉煌的时代

有一次,他们正处于全盛时期。今天,他们有漂亮的头发和脸。从年轻到寺庙结霜,岁月似乎在他们脸上刻下沟壑。太阳和月亮像船一样移动,它们的荣耀并不古老。当他们提到那一年的军事年时,他们的眼睛会发亮。

没有平静的日子,但是有人在帮你。几十年前,当祖国需要的时候,怀着保卫祖国的理想的退伍军人毫不犹豫地加入了革命队伍,从不退缩。直到那时,他们今天才过得很好。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南方日报的记者采访了三位老兵——抗日战争时期参军的叶欣、解放战争时期参军的李殊和新中国成立后参军的赵丽·程,聆听他们关于风雨飘摇岁月的故事。

东江纵队的战士叶欣说:“如果祖国需要我,我可以重装。”

93岁的叶馨婷身穿军装,手持荣誉勋章,背挺直,微微弓起,面对老照片,缓缓举起右手,庄严地行了一个军礼。“同志们,非常想念你们!”他动情地说:“几年后,我们可能都会死去,但老兵是不朽的。”

1938年10月,日军从大亚湾登陆,惠州和广州相继沦陷。从那以后,中国南方人民遭受了日军的蹂躏。中共中央报告说,广东省委员会和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在东江日照地区后面开辟了游击区。1941年,15岁的叶欣在家乡惠阳淡水圩参加革命,后来被编入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的前身)的“儿童班”。

白天,叶新庄装扮成牧牛人、卖烟人或卖水果人,执行侦察敌人、传递情报和掩护撤军等特殊任务。晚上,他和日本军队打游击战。几年后,叶欣成为东江纵队第二支队的队长,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抗日战争期间,叶欣经历的许多战斗都发生在广九铁路等交通线路附近。“我们袭击了车站的伪公路警卫队和伪警察大队,破坏了铁路运输线路,多次袭击了修理铁路的日军,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激发了部队杀敌立功的战斗热情。”叶欣说,在东江纵队的不断进攻下,日军开辟广九铁路的企图从未实现。

在他的军事生涯中,叶欣几次逝世,并多次获得战争英雄和手指战争英雄的称号。

1949年,在韶关翁源的一次战斗中,叶欣被敌人的重机枪击中,倒在血泊中。“子弹从胸部进入,在背部爆炸,在碗中留下一个大洞,大量出血。当我摔倒时,我的手腕也受伤脱臼了。伤口很深。”在关键时刻,护理士兵冒着生命危险将他带离战场。之后,叶欣被紧急送往广州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两根断了的肋骨被切除了,他的部分肺也被切除了。他在回家之前卧床几个月。

回顾过去,是同志们牺牲了,让老人最难放手。“有两个排长在我眼前中弹倒下,还有更多的士兵。他们中的一些人秘密出去进行革命,甚至在死后都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叶欣说,无论战斗多么残酷,同志们都不会后退一步。“从我们参军的那天起,我们就没有出路了。为了让村民们将来过上美好的生活,我们只能走进枪林弹雨。”

从韶关市仁化县供销社退休后,老年人一直过着简朴的生活,一年到头都穿着老式的绿色军装。"如果祖国需要它,我可以装载它!"多年前,他一直在发挥自己的剩余能量,不仅为仁化县的德育工作提供建议和思路,还多次走进教室给中小学生上德育课,在革命烈士纪念碑前讲授革命传统教育课。

广东中央纵队的老兵李殊说:“当你决定参军的时候,你不会考虑生死。”

“每个人都悄悄地摸了摸,埋了,当地雷响的时候,敌人失去了灵魂,同志们喊着交出枪,不要开车去送死,他们被严密的包围了……”回忆起70年前发生的战斗,90岁的李殊无法掩饰自己的热血。在广州市海珠区的家中,他用一首广东游击队歌曲《解放斋武》讲述了饱受战争摧残的岁月。

李殊的家乡是佛山市高明区合水镇。1948年1月,18岁的他跟随叔叔从同一个村子走上革命之路。“那天晚上1点,我们三个在村子附近的河边相遇。走了一天一夜后,我们在高明山找到了部队。”他回忆道。

老人坦率地说,参军是经过长期的思想斗争后决定的。“当我十几岁的时候,受游击队抗日救国宣传活动的影响,我一直渴望中国共产党。当我16或17岁时,我的父母相继去世。我失去了照顾,把军队当成了我的家。”

李殊参军两个月后,新兴县水台田亮村成立了粤中新的高鹤队。第二天,游击队袭击了新兴县布武村的假自卫队,这是李殊的第一次战斗。作为一名新兵,他负责守卫。“战斗在晚上开始。我手里拿着一支步枪,口袋里有三发子弹。当我看到同志们机枪枪口冒出火花时,我感到有点紧张。“战斗结束后,他们缴获了一把全新的机枪。

高明鹤山路口茶山的突围给李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那次事件中,将近100名新高鹤军团的士兵被他们自己八倍的伪和平保护团包围。在突破这座山的过程中,李殊和他的同志们拿起枪向敌人冲去。

“我们有一个小队冲向离敌人20或30米远的地方,并与之战斗。老班长和两名士兵被枪击倒在地上。”说到这里,李殊放声大哭。经过一天绝望的战斗,游击队缴获了一门600迫击炮和一门轻机枪。

解放战争后期,李殊调到广东中央纵队后方负责枪支维修和管理。之后,他去江门、湛江、中山、珠海、湖南长沙和广西桂林工作。1979年3月,他被调到原广州军区后勤部197医院担任副政委。退休后,他在广州市海珠区军事学院任总支部委员和第二党支部书记。

“你为什么不在战斗中害怕生与死?”李淑宁看着记者说:“从我决定参军的那一刻起,我就不会考虑生死。有一天我不会被解放,也有一天我不能回家。”退休后,老人有一次叫他的同志们回到他的老地方。他也成了一名“红色评论员”,耐心地回答了来访的年轻人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看到日本侵略者在我的家乡杀人抢劫,这个国家因落后而蒙羞这位老人说,他看到并牢记新中国成立70年来的发展。"现在的生活比我们年轻时好很多倍。"

空军特别飞行员赵丽·程说:“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苦难和幸福。”

在电脑中翻阅旧照片,赵丽·程的飞行时间重新出现了。

1968年6月,刚参军三个月的赵丽·程收到了空军征兵的消息。当时,这位从河北农村到北京的18岁士兵对飞行一无所知。

飞行员的选拔条件特别严格。赵立成清楚地记得当时只有几轮体检。在同一天接受检查的1000多人中,只有10多人通过了检查。那年9月,他收拾行李,出发前往空军第二航空学校,开始了他的飞行生涯。

"这是1971年我在航空学校的时候."照片中的赵丽·程戴着军帽,穿着飞行夹克,非常高大英俊。赵丽·程说,在航空学校学习了五年后,他被分配到空军轰炸航空兵师工作了24年。

在此期间,他执行了许多任务。其中,赵丽成对他领导的海上轰炸和轰炸“96联合演习”印象最深。

当时,飞机没有导航,编队完全取决于飞行员的技能。一旦他们在空中集合,他们将不得不在低空寻找投放炸弹的地方。他说,演习当天碰巧多云,海上能见度很低。“当我飞到指定的位置时,我在离海500米的高度投下炸弹后,发出了立即跳跃的指令,否则爆炸的弹片会影响飞机。”

经过几十年的飞行,把天空视为自己第二故乡的赵丽·程已经从一名普通飞行员晋升为空军超级飞行员,是军事飞行员中级别最高的。直到2000年,50岁的赵丽·程才达到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龄,并离开了第一条航线。

一次二等功,四次三等功...在赵丽·程家的一个旧盒子里,保存着他军事生涯的所有荣誉。出于对蓝天的热爱,赵丽程仍担任广东省航空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向外界推广航空知识。为了理解这种失踪的感觉,前年,他和他的同志们回到老部队去看一看。“虽然战斗机的外部机身没有改变,但内部设备已经改变,而且更加先进,这让我们老飞行员羡慕。”

几个月后就70岁的赵立成说,他和新中国几乎一起成长,见证了祖国的发展。“可以说,我们这一代人经历了苦难,享受了好与坏。我们非常珍惜看到我们的国家建设得有多好。”

南方日报记者龚春辉曹銮实习生刘文杰雷杰协调人:李强

浙江快乐十二

 
 


 
 
推荐图文
推荐动态

Copyright 2018-2019 sblegalnet.com 学坪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